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好看的完结小说_最新小说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 - 宝蓝小说 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好看的完结小说_最新小说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 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好看的完结小说_最新小说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

宝蓝小说

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好看的完结小说_最新小说结同心(司马贤阮泠然)

很多朋友很喜欢《结同心》这部古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李贞观”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结同心》内容概括:晋宫中,人人都知阮泠然是皇帝司马贤的心尖尖,深得司马贤宠爱。阮泠然有个不算太大的毛病,失忆了。眼见着别的妃子,甚至宫人都有自己的家世背景,阮泠然忍不住问司马贤,她是谁家的女儿,又是怎么进的宫?面对提问,司马贤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地告诉阮泠然,那年,他在皇家苑囿打猎,于密林深处中,偶然发现了奄奄一息的阮泠然,顺手把她捡了回来。因见她孤苦伶仃,怪可怜的,就大发善心,把她收进了后宫。阮泠然对此半信半疑。直到有一天,她恢复了记忆,想起了全部的过往。然后,阮泠然出逃了。她逃了又逃,司马贤追了又追。司马贤: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阮泠然:白日作梦。司马贤:雨不怕风吹,梦不醒最美。朕,誓要将这美梦作到底!...

结同心

结同心 免费试读

阮泠然看着神色紧张的宫人眨了眨眼,努力回想这位贾贵妃是何方神圣,可惜什么也没想起来。

于是,她很好学地问,“贾贵妃是谁?”宫人急得要命,这会儿哪有工夫详细介绍啊。

“这个……没时间了,贵人只要记住,在这后宫里,除了太后,就数贾贵妃的地位最尊贵。

除了太后,后宫的女子都要听贾贵妃的吩咐。

贵人,快随奴婢出来接驾吧。”

阮泠然半推半搀地被这名宫人带到了一名女子面前。

这就是贾贵妃?阮泠然怔怔地打量着眼前的华服女人。

女人的年龄和她相仿,身高也和自己相仿,生得很美,但是皮肤不是太白,甚至有点黑。

为了遮盖这份黑,女人往脸上敷了不少粉,脸色看起来白得不大自然。

此刻,这名脸色白中透黑的女人神色高贵地上下打量着自己,眼睛微眯,嘴角噙着一抹轻蔑的冷笑。

面对女人不友好的表情,阮泠然有些发懵,自己失忆之前行罪过她?不记得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机行事吧,她想。

这就是司马贤的女人之一,她又想。

不等阮泠然想完,“啪”的一声脆响,对面的女人抬手挥出一记耳光,落在阮泠然的脸上,打得阮泠然目瞪口呆。

“你打我干什么?”宫人偷偷地拉了拉她的衣角,示意她别说话,要忍耐。

贾贵妃在一众宫人内侍的簇拥下,一拧纤细的腰肢,拧出一声轻蔑的冷笑,“这后宫之中,除了太后,就数本宫最大。

本宫想要打你,还需要理由吗?”看臭虫似地看着阮泠然,贾贵妃轻蔑地吐出最后两个字,“贱婢。”

今日一大早她就得了消息,司马贤非但没有处死登基大典上的女刺客,昨日还将女刺客留宿寝宫,今早又急慌慌地将徽音殿分给女刺客住。

徽音殿,那是距离司马贤寝宫最近的殿。

原来她想要来着,可是司马贤没答应,这会儿,竟在给个女刺客住!

而且,司马贤还命人传口谕给后宫,说这女刺客在昨日打斗中因为磕到了头,失了忆,现在己被他收入后宫,跟她们一样,是他司马贤的女人了。

后宫任何人,无论内侍、宫人,还是各级嫔妃,往后都不许在女刺客面前提起登基大典之事。

若有违背,后果自负。

别人听了这口谕做何反应,贾贵妃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听了这口谕,心里像猫抓了一样难受。

羡慕、妒忌、郁闷、不忿、不解,几种情绪杂糅在一起,憋得她快要炸开了。

不许提登基大典之事,行,她可以不提。

但是口谕里没说不许她去徽音殿看看这位女刺客,更没说不许她对这位女刺客宣誓下后宫主权。

她倒要看看这女刺客到底有何神奇之处,竟然让司马贤不但不杀,还在一夜之间将其收入后宫,赏赐居所,而且还是徽音殿!

一提徽音殿,她就意难平!

阮泠然只是失忆,并非失智,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是知道“贱婢”是个污辱性极强的字眼。

她知道“贵妃”在后宫之中是个很高贵的存在,她听司马贤说自己尚侍寝,那应该是没有位份。

可是没有位份她也不能任由别人叫她“贱婢”。

几乎想也不想,凭着本能,在贾贵妃骂出她是“贱婢”的下一刻,阮泠然抬起手,一巴掌抽在贾贵妃白中透黑的脸上。

贾贵妃发出很大一声尖叫,要不是她身边有宫人挡着,肯定就被扇倒在地了。

她头上插着的一根金步摇,一根金簪,连同一朵绢花,被扇得掉到了地上,头上高大的假髻也被扇歪了。

贾贵妃一手扶着被扇歪的假髻,一手点指阮泠然,“你、你敢打我?”从小到大,这还是她第一次挨打,“我是贵妃!”

贾贵妃尖声强调自己的身份地位。

阮泠然看着贾贵妃脸上自己留下的黑红指印,又看了看自己手掌上的白粉,大声道,“我管你是谁!

你就是王母娘娘,你也不能随意打人,随意叫人贱婢!

以后少抹点粉,再抹也不是真白。”

在场的宫人、内侍听了阮泠然的妙论,无不抿嘴忍笑。

贾贵妃听了,则是又气又怕。

气的是,女刺客让她在众人面前出了丑。

怕的是,女刺客连司马贤都敢杀,谁知道她真失忆,假失忆,要是下一刻凶性大发,过来杀她,她可没有司马贤的身手。

想她贾神爱,高门贵女,身娇肉贵,大好年华,才当上贵妃,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她可不能死。

想到这,她退时后退几步,同时手指阮泠然,“好你个贱婢,本宫今日若是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宫里有规矩!

来人啊,把她拿下!”

话音落下,几名随同贾贵妃前来的健壮内侍上前来擒拿阮泠然。

阮泠然丝毫不惧,来人冲上来抓她,她抬手就打。

她知道自己失忆了,对于自己的过往一概不记得,但是她的手击打出去,根本不需要她的记忆做支撑,像人饿了就要吃饭一样,有没有记忆,饿了都知道吃饭。

她的手也是,她失不失忆,她的手都知道怎么出掌,怎么变拳,怎么变手刀。

腿也是,知道怎么踢,怎么踹,怎么来个大飞脚,怎么来个扫堂腿。

来抓她的人,人数虽多,却是连根她的头发丝都没能捞着。

三下五除二,阮泠然就将这几个人打倒在地,呲牙咧嘴地呻吟不止。

阮泠然越打越兴奋,一迈腿,越过倒地不起的几个奴才,首奔主使者贾贵妃而来。

眼见有男有女的好几个人都没能治住这个所谓失了忆的贱婢,贾贵妃的心己经提了起来,再见这贱婢一脸杀气地向自己而来,贾贵妃吓得几乎魂不附体。

她顾不得风度,也顾不得脸面,吓得娇呼一声,转身就跑。

刚跑出去一步,后脖梗子的衣领,让人一把揪住,大力向后扯去。

贾贵妃急了,用尽吃奶的力气向前挣,可是却休想挣动分毫,下一刻,她的身子不知怎么就来了个向后转,和失忆贱婢来了个面对面。

只见贱婢面色铁青,嘴抿着,眼眯着,一脸要吃人相。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贾贵妃吓得两条腿肚子打颤。

阮泠然冷冷一笑,“干什么?”话音未落,她啪的一掌扇在贾贵妃的脸上。

贾贵妃疼得大叫一声,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她知道众目睽睽之下被打得掉眼泪很丢脸,可是没办法,太疼了。

阮泠估揪着贾贵妃的衣领,凑近贾贵妃的脸,“我要让你知道,不管你是谁,你就是太后,是王母娘娘,也不能随便打人,更不能打我!”

说完,她厌恶地将手在贾贵妃的衣服上用力蹭了蹭,“长得黑,再怎么抹,也白不了!”

贾贵妃当着众人的面,又被打又被损,一张掉了好多白粉的黑脸,此时胀得黑中透红,她恨不得一时找个地缝钻进去,又恨自己没本事,打不过贱婢。

就这么被贱婢羞辱?她不甘心!

有了,贾贵妃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假髻。

今日她特地戴了个很大的假髻,以便在假髻上插上更多的簪钗,让自己看起来更具贵妃风范,在气度上给贱婢以无言压力。

没想到贱婢非但不惧她的威仪,还把她的假髻扯歪了。

她的假髻除了能彰显气度,必要时候,还可以成为一件有力的武器。

想到这,贾贵妃一低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阮泠然撞去。

阮泠然没提防,被她一头撞到胸口。

硕大的假髻加上贾贵妃全力一撞,撞得阮泠然当即向后倒退几步,差点跌坐在地。

不过,在倒退第三步的时候,阮泠然就稳住的身形,稳住身形的同时,她一把抓住贾贵妃的假髻,全力一扯。

贾贵妃的假髻当即和她的真脑袋分了家。

阮泠然看了眼手中足有一个人头大的假髻,一把将假髻甩得老远。

贾贵妃被阮泠然这大力一扯,假头发被扯掉了,真头发也被扯散了,凌乱地披散下来,像个糟到黄鼠狼拜访的鸡窝。

脑袋嗡嗡作响,脸上火辣辣地疼,充门面的假髻被人当众揪下来扔在地上,贾贵妃身心遭受巨创。

嘴角有些痒,她抬手抹了下嘴角,抹到了一手的血,嘴也被贱婢扇出了血。

“我跟你拼了!”

强烈的愤怒盖过了胆怯,贾贵妃尖叫着来挠阮泠然。

阮泠然在闪躲的时候,看到一盆盆景旁放着一把修剪花枝的剪刀,她一步蹿过去,抓起剪刀,装模作样地向贾贵妃刺去。

她不想真地让贾贵妃见血,只想快点吓走这个装腔作势的烦人精。

贾贵妃不知阮泠然的心思,以为阮泠然真要杀了自己,眼见着阮泠然瞪着眼睛,要吃人似地紧着往自己身上扎,她吓得尖叫着往徽音殿外跑。

她带的宫人、内侍虽多,见识了阮泠然的厉害,也不敢拦着阮泠然,跟着她一起往外跑,阮泠然在后面虚张声势地追。

慌张之下,贾贵妃被自己的裙摆绊住,一跤绊倒在徽音殿的门槛上。

上嘴唇和鼻子头顿时全蹭破了,上嘴唇里的肉也被门牙硌出了血,脸上蹭了一脸的灰。

这时,阮泠然也追到了,手起剪落,就要往贾贵妃身上扎。

她当然不会真扎,但是戏要做足,她要吓一吓贾贵妃,让贾贵妃以后一想起徽音殿,一想起她阮泠然就要吓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来徽音殿骚扰她。

就在阮泠然的剪刀眼瞅着落在贾贵妃的后背上时,远处传来一声顿喝,“住手!”

小说《结同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