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觉得她图什么?”傅夜沉反问。

连华生揣测道:“可能人家当时把你儿子当朋友?又或者是因为真心爱慕你儿子,不忍心看着你儿子及家人为了星儿的事情伤心?”

“可据我所知,她也曾在暗市上打听过星儿的事,这也是我爷爷不满她的地方之一,爷爷一直怀疑她接近小琛动机不纯。

”傅夜沉接着说道。

连华生倒是笑了:“话虽如此,但自从秦念夏擅闯星儿的深山开始,你不就一直派人暗中盯着秦念夏吗?不是也没发现她有什么异常行为或者是坏心思不是吗?她若是有坏心思惹你不高兴了,你也不会多次派人通知小琛,告诉小琛她有危险吧!其实你一直都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不是吗?老爷子多次跟你反应,他不满秦念夏,让你管管这事,你不是也一直都没插过手吗?就因为你不管不问,才把老爷子逼急了,让他老人家亲自动手处理秦念夏,结果那次你还让我去跟小琛打小报告。

“我明白你话外的意思了。

”傅夜沉语气凝重,“小琛终究是又走上了我的老路。

“如果你不想小琛走你的路,我还可以帮你,在暗中拿掉秦念夏肚子里的孩子,只不过,这样一来,星儿可能就……”连华生欲言又止。

“你觉得我有得选吗?两边都是自己的血脉。

”傅夜沉低沉地反问。

连华生苦笑:“那就选择相信你儿子的能力吧!其实,小琛现在,也很优秀。

傅夜沉没答话,只是眉头紧锁。

王宫的圣女阁里。

秦念夏苏醒过来后,倚着床头,看着正在给自己号脉的青黛。

青黛语重心长地说道:“再怎么孕吐,也要多吃点东西才是,不然你肚子里的小家伙会抗议。

“外婆,你相信当妈妈的直觉吗?”秦念夏脸色虽然有点儿惨白,眉眼里却含笑。

“嗯?”青黛反问,“你有什么直觉?”

“我觉得我怀的是龙凤胎!”秦念夏比划道。

青黛笑道:“没错,你怀的就是龙凤胎。

“这也能号出来吗?”秦念夏惊诧。

青黛没说其中原因,只是打趣道:“我作为外婆的直觉。

“外婆。

“嗯?”

“宫里的人,都在说,我怀的是殿下的孩子,是真的吗?”秦念夏狐疑地问。

青黛哽了一下,反问:“你自己怀了谁的孩子,自己不知道吗?”

“自从上次大病初愈,我的记忆就很混乱。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怀了谁的孩子,但是,潜意识里总是觉得孩子跟自己特别有缘分。

”秦念夏一边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微笑着说道。

“炎泽漆这段时间有没有再伤害你?”青黛关问道。

秦念夏微微摇了摇头。

“为了以防万一,外婆留这个急救箱给你用,里面的药和蛊,你都认识。

”青黛将自己的药箱,放在了从床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