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幻影,残影。

对刺客职业而言,这些替身类的攻击和防御手段,都是重要的研究方向。

奥塔维自认在书院时期,也算吃过见过的主,乃是前五十席的精英。

这么近的距离,他自认不可能判断出错……

难道说……这个男人的分身,以假乱真的水准,能达到书院十席的级别?!

不可能!一个青铜人类,怎么可能有十席的实力!?

“说吧,是谁指使的?”叶帆漠然问道。

奥塔维咽了咽喉咙,他知道,自己稍微说错话,可能脑袋就会被掐碎。

近战肉搏,不是刺客的专长,何况力量和速度,自己都输给了叶帆。

“我只有一个亲妹妹。”

“嗯?”

“他们绑架了我妹妹,如果我不尽快杀死武砚书,我妹妹就会死。”

奥塔维咬牙道:“你可以杀了我,但拜托你……救救我妹妹。”

叶帆沉吟了片刻,“谁绑架的你妹妹?”

“我不知道,但对方绝对是卡丘联邦的高层,连我们黄金贵族也敢绑架的,不是一般官员。”

奥塔维苦笑:“我知道,这么跟你说,你或许也不会相信……但我确实没得选。”

“你们通过什么联系?”

“光脑讯息,根本无法追踪……”

“那你总能联系到对方吧?”叶帆问。

奥塔维皱眉,“你想做什么?”

叶帆笑道:“假如武砚书死了,你妹妹总该被放了吧?”

奥塔维目光一亮,“你是说,让武小姐假死?”

叶帆点头。

“可……可你为什么要帮我?”奥塔维困惑。

“杀了你,背后的人找不到,一样没用”,叶帆道。

奥塔维深吸一口气,“你口气真不小,对方可是卡丘联邦的高层,那已经是菲兹文明真正的上层阶级了。”

“别废话,按我说得做”,叶帆懒得多说。

一番合计后,叶帆将奥塔维先放了,让他晚点再回武府,上演一轮暗杀戏码。

叶帆自己则是先回到武府,找到了正在最内院书房里的武砚书和希尔薇等人。

见叶帆回来,武傲风难免一阵嘲讽。

“姐,这就是你信赖的家伙?你刚才危险的时候,他跑哪去了?”

“小风你少说两句!叶帆是有正事!”武砚书知道解释也没用,对弟弟很无奈。

“怎么样了?找到了吗?”希尔薇则问奥塔维的情况。

叶帆似笑非笑:“我把他放了。”

“放了?为什么!?”希尔薇不解。

叶帆也没多说什么,将一把下品灵器的小巧飞剑,递给了希尔薇。

“你拿着这把剑,守在武小姐身边,切记,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不要离开她。”

希尔薇想起在沙海时,叶帆也交给了青君侧一把剑,知道这可不是一般的重要,立刻小心接过,将剑抱在身前。

“我知道了”,希尔薇也不多问,她清楚,男人肯定有他的打算。

“嘁,一把下品灵器,我们武心阁有的是,这么宝贝干嘛?”武傲风越发看不惯叶帆,奚落不停。

“小风你闭嘴!别在这里了,还是去陪表妹吧!”武砚书听不下去了。

“姐,我是关心你……”

“你是武家未来的当家,跟我在一起万一出事了,那武家就更伤了,听话”,武砚书少见地拿出了长姐的姿态。

武傲风一听确实有道理,也只好先离开了书房。

等房间只剩下三人,武砚书才小声问道:“叶帆,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目前只知道,你似乎引起了很上层大人物的关注,要杀你的人,奥塔维无法抗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