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看了观月神女姐弟一眼,又道:“如果她姐弟二人出现什么差池,我作为师兄,难辞其咎。”

观月神女闻言拱手道:“让武印师兄担心了。”

观日神祖也拱手说了一声谢谢,笑道:“武印师兄放心,其实那百臂战祖根本不是天剑兄弟的对手。”

武印拳祖笑了笑,没有当真。

碧霞花女却笑了一声道:“观日师弟,看样子你和天剑神祖的关系很好嘛,这么维护他的脸面?”

观日神祖本想说“我说的是实话”,但刚说出一个“我”字,就被姐姐劝阻:“行了,你少说两句。”

观日神祖只得作罢,心里对碧霞花女一阵不爽:“疯女人,等你知道天剑兄弟的厉害,看你还敢不敢对他冷嘲热讽?”

林辰见此,递给他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随后对斗姆天女说道:“如今这个落霞山脉,危险重重,你来此有什么事情吗?”

斗姆天女正欲回答,却被碧霞花女抢先说道:“天剑神祖,斗姆师妹是来此历练的,你放心,有武印师兄在此,那些阿猫阿狗伤害不了她一根毫毛,就不劳你费心了。”

她眼中闪过一丝鄙夷,轻飘飘的补充了一句:“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先离开。”

林辰闻言笑道:“在下修行至今,从未有过害怕二字。”

碧霞花女笑吟吟的道:“你不愧是剑修,跟其他剑修一样,都自信过人。”

这一番看似夸奖的话,却透露出讥讽之意。

斗姆天女和观月神女蹙眉,观日神祖心直口快道:“碧霞师姐,天剑兄弟与你无冤无仇,你三番两次的针对他,是什么用意?”

“你……”

碧霞花女柳眉倒竖,想要训斥观日神祖,却见武印拳祖大袖一挥:“够了。”

紧接着,他客气的对林辰说道:“天剑神祖,碧霞师妹就是这个性子,并无恶意,还望你别介意。”

在林辰的心里,碧霞花女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他笑了笑,摆手说道:“没事。”

武印拳祖点点头,又对观月神女姐弟说道:“你们眼下是打算继续留在落霞山脉,还是回宗?”

观月神女姐弟看向林辰,林辰道:“如果此地真有灵脉出世的话,未尝不是一次机缘,我们不妨一探究竟。”

观月神女姐弟立马对武印拳祖道:“武印师兄,我们先不回去。”

“好,那我们一起去灵气来源之地,如此我也好照顾你们姐弟周全。”

武印拳祖点头说道,只是见她姐弟二人竟然以林辰的意见为主,心里既惊讶又有些不舒服。

碧霞花女见此,忍不住说道:“武印师兄,你虽然实力强横,可一人之力终究有限,怎么保护得了我们所有人?”

她嘴里说着“我们所有人”,目光却看着林辰和观月神女姐弟,显然认为林辰三人是累赘。

武印拳祖闻言,一脸豪气道:“无妨,我是师兄,保护师弟师妹,是应有的责任。”

他看了林辰一眼,觉得这也许是一个像斗姆天女证明自己的机会,证明自己比林辰强大,更值得她关注。

林辰面带笑意,暗道:“这个武印拳祖虽然因为我和斗姆天女关系亲近的缘故,对我有些芥蒂,但从他的言行来看,倒是一个合格的师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