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同一时刻,只见到在场的普通人都是脸色一变,心中一惊,至于造化仙王都是毫无变化。

“这……”当然最为震惊的当属玄云长老,只看到他的双目之中充满了愤怒,不可置信。

现在他惊愕的同一时刻,只听到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

放眼望去,法则之手被剑指打破,犹如摧枯拉朽瞬间化为了碎块,冰碴。

不好!

打碎法则之手,剑气并没有被损耗消失,反而化为一道剑光向着玄云长老爆射而出,吓得玄云长老脸色一白,当即一个侧身,好在反应及时,及时避开。

“砰!”

一道闷响,最后只看到剑光打在了不远处地一颗石柱,硬生生的击碎了石柱。

“好阴狠的小杂碎!”看到那石柱破碎,化为了石砺那怕是玄云长老都是忍不住心中后怕,眉宇之间掠过了一抹怒色。

他怎么也都是没有想到,孙三剑竟然如此的狠辣老道,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少年,相反像一个经验丰富的剑道大修。

“没有受伤?”

看到玄云长老竟然成功的避开了,孙三剑脸上涌现了一抹无奈的神色。

“杂碎,你这是在找死,小小年纪下手狠辣,有人生没人教!”听到这话,玄云长老气的火冒三丈,脸色阴沉到了极致。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

“对畜生需要留情面?”孙三剑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这一句话却是气的玄云长老脸色发青。

“杂碎,既然你想要死,那老夫就送你下去。记住了。今天这是你选择的,到时候千万不要后悔。”下一刻,玄云长老赫然开口,说话之间空气激荡。

言随法行!

只看到一道道的寒冰法则犹如毒蛇一般向着孙三剑缠绕而去。

“无知!”

孙三剑不屑一顾,一步踏出,体内剑光大作,顷刻之间,寒冰法则演化的小蛇瞬间碎裂。

“这只是开始。”玄云长老冷笑,随后只看到他双手飞速结印。

“法则攻击!冰封万里!”

须臾之间,玄云长老双目之杀机一凝,体内的寒冰法则犹如一道道的波浪荡漾开来。

“快退…”

在场的普通人吓得脸色苍白,连忙旋即广场。这样的寒冰法则,轻而易举就能够将他们冻成冰雕。

他们不得不逃跑!

“哼!”

战龙冷喝一声,当即大手一挥,阵法直接笼罩整个广场,不管是仙力,亦或者是法则都是被锁在了里面。

“蝼蚁,这一次没人能够救你。”玄云长老冷喝一声,双目之中掠过了一抹凌厉的杀机。

事到如今,他施展法则,谁人挡得住?

要知道寒冰法则之下,冰封万里不知道多少人被他斩杀在这里?

区区一个半步仙王的青年能够逃得了?

“结束了!”

观礼台之上,只看梁昊天淡淡开口,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玄云长老他太了解了!

一人独战两大半步,丝毫不褪让!

寒冰法则一出,无人能敌,曾经凭借冰封万里硬生生的冻杀了一个半步仙王的同境界。

而今再次施展,谁人能挡?

而龙使者却是没有说话,只是似笑非笑看着二人的战况,至于其他的宾客也是如此。

“他能够打得过?”紧接着,只看到龙辰皱了皱没有。千秋月的美眸之中充满了担忧,冰封万里,单单是那一股威势就足以让她望而生畏,更不要说孙三剑……

即便孙三剑乃是半步仙王,那应该也会很吃力!

如果孙三剑败了?

想到这里,二人对视一眼,最后直接将目光投向了主台上面的萧风。

却见萧风面不改色的看着一切,似乎在等待最终的结果。

“剑道!”

就在所有的人或担心,亦或者害怕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冷喝的声音打破了,定神一看,孙三剑双目睁大,浑身剑气燃烧。

这一刻,他犹如一尊上古剑神,浑身剑光耀眼天地,剑气从身体之内向着四周爆射而出,剑气所过之处,一切斩灭。

“老东西,我这里有一剑,专门屠狗的。你可接的下?”顷刻之间,孙三剑赫然开口,声音犹如滚滚闷雷一般。

整个人直接腾空而起,一对眸子里面充满了傲气之气,就像是一尊神柢藐视一切,凌驾众生。

“恩?”看到孙三剑这般的威势,玄云长老脸色一沉。

“今日,你侮辱我风云府,羞辱我萧风大哥,我送你下去。”

“剑道法则,一剑诛仙!”

他的声音干脆利落,斩钉截铁,话音落下,猛然一拍背后的木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