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4章 信任的代价(1/2)
情深不知所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正好这时,数量警s车开了过来,停下。

  看到停下的警s车,周亦白抱着江年,不要命似的冲了过去,一边抱着江年上车一边有德语大叫道,"请送我太太去医院,马上,送我太太去医院,现在,拜托!"</p>

  原本坐在驾驶位上正要下车的警察回头看一眼周亦白和江年,被周亦白的样子吓到,居然什么也没有说,立刻便一路奔弛往最近的医院驶去。</p>

  "阿年,阿年......."警s车呼啸,一路畅通无阻,可是,此时此刻,看着怀里痛的蜷缩成一团,脸色越来越苍白的江年,周亦白却恨不得自己插上翅膀,抱着江年即刻飞进医院里。</p>

  可是,他做不到,此时此刻,他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紧紧地抱着江年,近乎哀求地对前面开车的警s察道,"快点,再快点,求你再快点!"</p>

  "亦.......白......."缩在周亦白的怀里,江年紧闭着双眼,双手紧紧地揪住周亦白的衬衫,紧咬着牙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好点,"我.......没事。我没事!"</p>

  "阿年,别说话,别说话!"紧紧地搂着江年,周亦白低头用力地吻着她眉心的位置,心疼又自责的泪水,顺着眼角滚落,砸在了江年的脸上,近乎颤抖地道,"痛就叫出来,没关系的,痛就叫出来!"</p>

  江年双手紧紧地揪着他的衬衫,努力摇了摇头,"我没事,别怕......."</p>

  "阿年,阿年!"此时此刻,周亦白是真的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两个大耳刮子。</p>

  为什么他没有保护好江年,为什么又要让她受到伤害,他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p>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警s车开进了医院,几乎是车一停下,周亦白便抱着江年冲下车,然后,冲进了急救室,警s察也跟在他们的后面冲了进去,让医生马上处理江年的情况。</p>

  医生迅速地查看了一下江年的情况,然后,让护士赶周亦白出去。"</p>

  但是,这个时候,周亦白又怎么肯出去,他紧紧握着江年的手,片刻也不松。</p>

  最后,医生没有办法,只得对周亦白道。"如果你不出去,我没有办法抢救这位女士。"</p>

  "亦白,你出去......."江年紧咬着牙关,声音虚弱的要命,"我没事,放心......."</p>

  周亦白沉沉地看一眼额头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汗珠的江年,又抬头,猩红的双眸看一眼眼前的女医生,不得不点头道,"好,阿年,我就在外面,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没事!"</p>

  江年闭着双眼,用力沉沉点了点头。</p>

  看着她,周亦白用力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这才松开了她的手。转身大步出去。</p>

  待他一出去,急救室的门"哐当"一声被关上,然后,他和江年被隔绝在了两个不同的空间里。</p>

  站在急诊室的门口,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周亦白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然后,又一点点地松开,一直等候在一旁的警s察看着他,特别是他左边手臂上被划开的那一道深深的口子,不由皱了皱眉,好意地向前提醒道,"你太太在抢救,你是不是也去把手臂上的伤先处理一下。"</p>

  "谢谢,暂时不用!"紧盯着抢救室的大门,周亦白低低沉沉地回答。</p>

  警s察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确实是很深,血流了不知道多少,虽然现在已经止住了没有继续在流血,可是,看起来却说不出的狰狞恐怖,没办法,警s察只好叫了一个护士过来,就在急救室外替周亦白清理缝合伤口。</p>

  周亦白也知道,如果伤口一直不处理缝合,会有感染的风险,而且呆会儿江年从急救室里出来如果看到他的伤口还没有处理,一定会着急的。</p>

  所以,他在急救室外坐了下来,配合护士处理伤口。</p>

  其间,护士告诉他缝合的时候会很疼,问她要不要打麻醉,周亦白毫不迟疑地便摇头拒绝了,让护士直接处理。</p>

  盯着急救室的大门,在护士给他处理伤口的整个过程中,周亦白眉头都没有蹙一下,脸上的表情,更是没有任何一丝的变化。</p>

  他只是在想,不停地在想,江年到底撞到了小腹的什么位置,为什么会流那么多的血?</p>

  回想当年叶希影每次流产的时候双腿间不断溢出来的鲜艳液体,周亦白原本就不剩多少血色的那张脸,瞬间彻底苍白了下去,无穷无尽的自责与心疼,更是不断地在他的眼底涌起,将他吞噬,让他那原本灿若日星河般的黑眸,彻底黯淡了光芒。</p>

  江年怀孕了,江年有了他的孩子,可是,却因为他没有保护好江年,让他们的孩子没有了。</p>

  他们的第二个孩子,没有了!</p>

  他怎么就这么无能呀!一次两次三次,每一次都让江年受伤。</p>

  闭上双眼,抑制不住,有泪珠再从眼角的位置滑了下来,为了江年所受的伤,也为了他们还没来得及被他们知道就失去的孩子。</p>

  "哐当!"</p>

  就在护士刚刚缝合好周亦白手臂的伤口时,急救室的大门被从里面拉开,刚才的那个女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p>

  完全顾不得伤口还没有包扎,周亦白箭步便冲过去,一把

  抓住了医生,从未有过的急切道,"医生,我太太怎么样?"</p>

  "小腹受到剧烈撞击引起的流产,我们已经给你太太做了清宫手术,她现在已经没事了,只需要多休息补充营养就好。"看着衣服裤子手上身上全是血,而且手臂那道长长的口子缝了十几二十针却明显没有打麻药的周亦白,医生接下口罩,带着几丝敬佩地道。</p>

  --流产。</p>

  果然!他们的孩子。</p>

  虽然早就猜想到,可是,事实从医生嘴里说出来,周亦白却还是抑制不住,心脏猛地一缩,像刀子猛然扎了进去般。</p>

  "孩子多大了?"无比沉痛的,周亦白追问。</p>

  "大概三到四周的样子。"</p>

  "那我太太的身体会不会因为这次的流产受到影响?"孩子没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江年。</p>

  "放心,只要休息好,及时补充营养,你太太很快会恢复,将来受孕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医生微微笑着回答。</p>

  "好,谢谢。非常感谢!"听到江年不会有什么大事,周亦白总算是稍微松了口气,松开医生,由衷地道谢。</p>

  医生点头一笑,转身离开,待医生一转身,周亦白便直接冲进了急救室,而急救室里,因为麻药的作用,江年暂时还昏睡着没有醒过来。</p>

  走到病床边,看着江年那苍白的小脸和哪怕昏睡着也轻蹙着的眉心,无比心疼地,周亦白抬手,还残留着血渍的指腹,微微有一丝颤抖的落在江年那苍白的近乎有些透明的小脸上,眼眶,再次变得有些猩红。</p>

  他们会不会再有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江年一定不能有事。</p>

  "先生,你的手臂需要包扎好,而且,伤口太深,你需要注射和口服消炎抗菌的药物,不能就这么算了。"这时,周亦白处理伤口的护士跟了进来,很是严肃地提醒他,"伤口一旦感染,吃亏的可是你自己。"</p>

  "好,我知道了。"周亦白点头,"可不可以等我把我太太送进病房,在病房里再包扎。"</p>

  "可是,我们现在就去病房。"护士点头,然后,跟着周亦白一起,推着病床上昏睡的江年,一起去了vip病房。</p>

  那个送江年和周亦白来医院的警s察一直守在医院,经过同事传过来的资料,他已经知道了江年和周亦白的身份,并且,警s方已经通知了医院,把江年和周亦白当成贵宾来对待,安排最好的病房,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p>

  幸好这次江年和周亦白出行带了保镖,要不然,不管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在波恩丧命,波恩正府都会惹上无数的麻烦。</p>

  在vip病房安置好,护士继续给周亦白把伤口包扎好,然后,给他挂上药瓶,周亦白则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一双黯淡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守着她,而江年也同样挂着点滴。</p>

  在这期间,警s方又来了几个人,就在病房外,保护他们,同时,有警s方的人把大概情况跟周亦白说了一遍。</p>

  "我们的四个保镖情况怎么样?"等对方说完,周亦白淡淡地问道。</p>

  "四个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了伤,其中一个身中两枪,伤的最为严重,但是没有生命危险,目前还在手术当中。"对方如实汇报情况。</p>

  周亦白当然知道,伤的最重的是阿成,阿成最能打,所以也成为了歹徒最集中的目标,一群嗜血成性的歹徒都想干掉他。</p>

  周亦白颔首,"好,谢谢,请安排人替我照顾好我们的人。"</p>

  "这是当然。"对方点头,看一眼仍旧昏迷的江年,又道,"等明天早上周太太醒来之后,我们会再过来为你们二人简单地录一个口供。"</p>

  周亦白颔首,相当配合地答应一个"好"字。</p>

  "那二位好好休息,我们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好二位的安全。"</p>

  "谢谢!"</p>

  一瞬不瞬地看着江年,等病房里彻底安静下来后,没一会儿,她密密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慢慢弹开双眼,醒了过来。</p>

  "阿年!"</p>

  看到醒了过来的江年,周亦白不知道多开心,完全顾不得自己手背上还打着吊针,立刻便俯身过去,伸手去抚上她苍白的小脸。手背上扎着的针也因为他的这一个动作掉了出来,有血珠立刻就冒了出来,可是,他却完全察觉不到似的。</p>

  做了手术,在麻醉的作用下睡了一觉,江年已经觉得好多了,看着周亦白那染满了血渍的手,还有他身上衣服上到处都是的鲜红的血渍,以及他猩红的双眼,江年不禁眉心轻蹙,眼里溢出一抹浓浓的心疼来,抬手握住他的手,侧头去看他左边手臂上被包扎好的伤口,眉心紧蹙起来问道,"你的手臂怎么样了?"</p>

  "没事,只是皮外伤,很快就会好的。"</p>

  "嗯。"江年点头,又看他满身的血渍,不由嗔怪道,"你看你,全身都是血,怎么不把衣服换掉。"</p>

  "阿年......."周亦白颤抖着叫她,过去无比轻柔地把江年抱了起来,搂进怀里,低头用力亲吻她的额头,声音颤抖的愈发厉害地道,"对不起,阿年,对不起......."</p>

  "怎么啦?"江年抬头看他,"亦白,我没事,

  别这么难过。"</p>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