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是陆逊火烧连营七百里时,先祖为大军谋求后路生机。

其二则是……当年点七星灯向天借命!

……

轰,轰,轰……

佛光与魔气对撞,每一次的轰鸣声都震天动地。

苍穹夜空中,“羸弱”的佛光一次次的碰撞到庞然大物般的魔气黑云上,荡漾起一圈圈涟漪光芒。

体积悬殊,让佛光每次对撞都显得格外悲壮,却从未停止。

而在地面。

陈东和空空大师浑身被气劲包裹着,一边是血色气劲掺杂魔气,一边是精粹的金色佛光。

两人所过之地,摧枯拉朽,只留下一地齑粉。

若不是头顶的气劲龙卷,常人甚至很难清晰地捕捉到两人确切地位置。

每次对轰炸响,原地便只剩下了两道残影,而两人的本尊却早已经到了另一个地方。

轰鸣巨响中,不时的夹杂着陈东宛若野兽般的嘶吼声。

相较于陈东的躁狂,空空大师则静谧无声。

金光笼罩下,空空大师宝相庄严,神色凝重。

一次次对轰,陈东手中的长矛,早已经被空空大师震成了碎片。

但,即使是肉身对撞,空空大师也在很短时间内落入了下风。

浑身一阵阵剧痛席卷全身,深入骨髓。

空空大师嘴角的鲜血也不停地流淌而下。

面对陈东,时不时地他甚至会流露出恐惧的眼神。

这在以往,几乎不可能出现。

可这一次,陈东展现出的实力,却让空空大师从心底蔓延出了恐惧。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衰退,可眼前的陈东,伴随着一声声嘶吼,非但没有衰退迹象,反而越战越猛!

“那小子……到底好了没有?”

空空大师心中不免急切,却不敢分心去窥伺远处的秦叶。

这样的战斗,稍有分心,迎接而来的将会是陈东山呼海啸般的攻势。

空空大师不敢赌!

而在另一边。

积雪早已经被清空,空出了一块直径百米的空地。

而秦叶,正盘坐在圆形空地的正中心。

双目紧闭,略带痛苦之色。

在他身前,赫然摆放着一团团积雪揉搓成的雪球。

打坐中,秦叶口鼻中突然一声闷哼,流淌出一丝殷红鲜血。

旋即他抬手,拿起一个雪球,朝着一个方向扔了出去。

紧跟着,他接连出手,双手将一个个雪球扔向特定的位置。

每个雪球呼啸着,都精准的落到了应该落下的位置。

这简单重复的动作,却随着一个个雪球落地,而产生了诡异的变化。

若是旁人在场,此时仰望苍穹。

便能惊骇发现,夜空上,那一颗颗星辰,此时都颤动了起来。

不是错觉!

而是确确实实的颤动。

且随着秦叶扔出的雪球越多,一颗颗星辰颤动的幅度越大。

甚至一颗颗星辰,很快就迁延出一条条暗淡的光线,以星空为布,勾勒绵延,连接着其他星辰。

星斗棋盘,勾连星河!

当秦叶将最后一个雪球扔出后,他的双眸猛地睁开。

诡异的是,双眸不再有黑瞳眼白,取而代之的却是深邃渗人的璀璨金芒。

这一刻,秦叶浑身气势骤然大变。

深邃、诡异、苍凉……

宛若平地拔山一般,轰然暴涨。

嗡!

劲风骤起,秦叶身体诡异的直接立了起来。

他双眸看向夜空星辰,脚下却悄然而动,形如鬼魅,快如闪电,带着身后一道道残影,快速地以诡异的步伐游走了起来。

若是姜麒麟在场,定然能认出,这诡异繁杂的步伐,赫然与他当初勘破赵破虏所步阵法的如出一辙,甚至更加诡异繁杂!

游走的同时。

秦叶蓦然开声:“空空大师,请君入瓮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