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不要着急,我马上过去!”封云霆知道她不是会小题大做的人,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问,便拿起车钥匙,叫上文森,两人一起用最快的速度,直奔日盛集团而去。

与此同时,陈盼正在绞尽脑汁的拖延时间,她知道从封氏开车到这边,最快也要十几分钟,所以一个劲儿的转移话题:“江总经理,我反正是不怕丢人,但你不觉得现在看起来更像流氓的人是你么?”

她为了阻止江帜舟,连装基佬的老招数都用上了,然而他却是丝毫不为所动,只站在原地催促道:“我是为了全体女员工的隐私着想。”

此话一出,他无疑是占领了道德高地,险些让陈盼一口气没倒上来,直接昏死过去。

不行!现在绝不是装晕的时候,万一救护车真来了,被抬上去的时候只会暴露的更快,陈盼迅速将腰带拿回来重新扎紧,拿出了捍卫清白的架势咬牙道:“你该不会是想满足自己的私欲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帜舟最忌讳被人质疑这个,一张脸登时就黑压压的有了山雨欲来的意思。

他原本是看在那万分之一的可能的份上,不想对女孩动手来着,现在脾气也被顶上来了。

陈盼病急乱投医,压根没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反而推了江帜舟一把,她继续贴着墙,满办公室的跟他周旋:“当然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现在谁不知道我是个直男,但你可就不一定了!”

托在洗手间里想出来的猥琐借口的福,她先前装基佬的那一页终于是可以掀过去了,现在问题被抛给了江帜舟。

“你不要以为在这里胡说八道,就可以遮掩真相!”江帜舟一时气急,差点把心里怀疑的事情给说出来。

一个原本不可能的猜想渐渐在他心中成型,让他非得在今天得到答案不可。

陈盼见状,心里也是咯噔一声,她悄悄往后退一步,趁其不备忽然坐到了窗边,然后抓着窗框说:“你性取向小众的话,也该去找别人!先说好,我对你可是半点感觉都没有,你要是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说着,她用余光往楼下瞥了一眼,见底下马路上串流的汽车小的跟火柴盒似的,周围更是连可以充当缓冲的树都没有,立刻就放弃了跳楼逃生的想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