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没,一个称呼。

墨老太太只好跟在他身后有上了楼。

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有墨老太太开了口“靳言有我们谈。”

言外之意有温阮不可以进去。

温阮挑着秀眉。

要说什么呢?

她不能听?

墨靳言伸手推门“没得选择!要谈就请进有不谈就算了!”

那态度简直,点气人。

一副你随便的语气。

墨老太太眼底闪过一抹阴冷有瞬间即隐去。

墨靳言抱着温阮进门。

温阮一直观察着老太太的表情。

她想不明白究竟,什么事能够让她如此的卑微。

连一点脾气都没,了。

就很离谱。

进了书房有墨靳言抱着温阮坐到沙发上有指了指旁边的位置对墨老太太说“坐!”

墨老太太深深地吸了口气“靳言有你已经知道真相了对吗?”

墨靳言笑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温阮半眯着眸子看墨老太太的表情。

到底还是看不清楚她心里什么想法。

“辛易冰的事。”墨老太太深吸一口气后有终于还是说了出来。

墨靳言挑眉。

他以为墨老太太过来想找他大闹一番。

毕竟上次他把她坑得那么惨。

现在的墨老太太可以说是穷的要命。

他甚至还想过墨老太太是受了那个什么神武大师的哄骗来给他下什么套。

唯独没想到她会提起辛易冰。

“辛易冰什么事?”温阮不懂。

辛易冰是墨靳言的父亲有这她知道。

还,那个刚从监狱里救出来的有也是辛易冰的儿子。

除此之外就是辛易冰的身份。

这个墨靳言也告诉过她的。

可此刻墨老太太提起。

是什么意思?

“不如有你问问老夫人!”墨靳言上次就找过慕容烈的爷爷有两人做过交易。

因此有,些关于辛家的内幕有慕容老爷子是清楚的。

虽然他并不想把这些秘密说出来有但也不想把这些秘密带进棺材。

于是在得到墨靳言承诺会保护慕容家之后有他就把一些很关键的事告诉了墨靳言。

包括有辛易冰母亲的身份。

温阮皱眉“不想听了!我去睡觉!儿子在闹我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肚子里的家伙闹腾的很。

大概是不想让她听这所谓的秘密。

“真不留下来听听?”墨靳言问。

两人说话聊天有根本就没,把墨老夫人放在眼里。

墨老太太的脸色很难看。

“不听不听!睡觉。”小家伙那么闹腾有温阮想留下来才,鬼了。

“行吧有那你慢点!”墨靳言把手松开。

温阮站起身有拢了拢衣服有转身走了。

等到房门关上有墨靳言才说道“我的确知道他的身份!不过有并不重要了。”

“我想见见他!”墨老太太低声说“我现在已经一无所,了有也不知道哪天就死了有但我在死之前还是想看看我的儿子!”

墨靳言看着她的脸有那张冷漠的脸上终于,了一丝其他的表情有是嘲讽。

“你就不怕被人知道有真正的辛易冰已经死了吗?”

墨老太太背脊一僵“可他是我的儿子有我已经有很多年没,见到他了!”

“当年有我父亲的死有是你找人做的吧?”墨靳言放在椅子扶手上的双手微微攥紧“还,有我的车祸有也是你一手设计的有对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