碲和酆都大帝流放未来后,雷罚天尊自认为当今天下,唯有昊天可以与自己分庭抗礼,在宇宙中相互坐望,只要收敛气息,掩盖天机,不会有任何修士能感应和推算到他去过罗祖云山界。

虚无世界更是天然的,掩盖气息的环境。

但,从虚无世界返回无定神海的路上,他还是被天姥拦截。

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少女,经历十个元会的岁月洗礼,已站在宇宙顶端,眼神中,充满对红尘大世的淡漠。

那是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雷罚天尊所幸停了下来,笑道:“魔祖一脉,修心炼体。没想到,你将魔心修炼到了如此之强的地步,居然可以跨越无尽虚空,感应到本座。”

天姥道:“许多东西都能掩盖,但真理永存世间。”

雷罚天尊叹息一声:“本座本欲赶去罗祖云山界相助,但终究迟了一步,唯恐引起误会,才敛气而去。现在看来,这误会是真的产生了!”

“雷罚,像你这样的人,可以成为一方强者,但永远无法成为天尊。天尊做事,未必需要光明正大,但却需要坦坦荡荡。心不坦荡,何以诸天共尊?”天姥道。

很显然,天姥这话,不仅是否定了雷罚天尊,将历史上许多天尊都否定了!

也只有站到她那样的高度,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

雷罚天尊收敛笑容,俊朗英伟的脸变得凝肃,道:“所以,你有何指教呢,就凭你的这道投影,想拦下本座?”

“我一定会亲自去无定神海拜访的!”天姥道。

“来吧!在无定神海,我无敌天下。你若来,我便葬你。”

雷罚天尊念头一动,眼中一道寒光飞出去,将虚无世界中天姥的那道天地投影撕碎,化为一缕缕青烟。

天姥的修为,超出雷罚天尊的预估,似乎比酆都大帝距离半祖还要近一些,已经一只脚迈了进去。

正是这个超乎寻常的变数,打乱雷罚天尊的所有计划,很多事,都得重新布置了!

“对付酆都的局,风险果然还是太大了!”

雷罚天尊心中生出一丝悔意,但,转瞬间就将悔意斩去。

既然做了,就无需后悔。

以当前地狱界和天庭乱局,还不敢轻易动雷族,想要在这汹涌大世中掌握主动权,必须要用更加激进的策略了!

沉思片刻,雷罚天尊放弃返回无定神海的决定,向离恨天而去。

……

罗刹神城位于福禄神尊的精神力光圈内,正是如此,罗祖云山界爆发的天尊级交锋,在第一时间,就被城中的无量感应到。

但天机掩盖,他们仅能感应到酆都大帝和羌沙克的气息。

城中各处都在激战,不仅是大罗神宫、神狱、族府、定祖山,还有别的无量战场,不止古辛一位乱古魔神在城中。

神城许多地方都化为了废墟,变成焦土,在燃烧。

罗刹族的圣境修士,成片成片的陨落,却尸骨无存,都被打成了血雾,化为乱古魔神的血食。

幸好大罗神宫的护城神阵开启了,使得神城的防御力量大增,否则,城体早已崩塌。

但罗乷等人的修为,终究不是无量级,能催动护城神阵,但支撑得很艰难。要利用阵法铭纹守护神城,就无法利用阵法,镇杀城中的无量。

他们的神魂和精神力,还没有那么强!

攻击和防御,只能选择一样。

大罗神宫中的神殿,坍塌了数十座,神树化为火球,灵湖变得干涸。到处都是残破的阵台,规则神纹充斥在空间中,凝化成种种毁灭性的神力。

张若尘的腹部,被阴阳双叉戟劈开,出现一道半尺长的血口,整个人险些被斩断成两截。

在他身后,便是护城神阵的阵塔所在,高三十七层,通体晶莹雪白,呈四方之态。

定祖,铠甲覆盖全身,手中的阴阳双叉戟散发璀璨的蓝红光华,将大罗神宫所在的空间分割成一半红,一半蓝。

他步步向前紧逼,道:“酆都大帝已经陨落了,地狱界变了天,乾坤已换,你继续挡在这里,不过是浮萍撼树,没有任何意义。”

“你真以为,你们赢定了!地狱界的诸天,很快就会赶来。”

张若尘满脸血污,一只手举着地鼎,一只手捏紧拳印,头顶悬浮着大罗神印,残破的四象在身周环绕,抵挡定祖规则神纹的压制。

这是一场修为差距巨大的交锋,哪怕借用了神城之力,也无法逆境伐上。

唯有死战到底,等待变数发生。

定祖轻蔑一笑:“酆都大帝欲要引出魁量皇,就必然要做得悄无声息,绝不可能惊动地狱界别的诸天。这是一场双方都在赌的生死局!但很显然,他和罗衍输了,不仅自己陨落,罗刹族还要跟着一起陪葬。”

定祖不想再耽搁,纵身一跃,劈出双叉戟。

狂暴而强横的力量,山呼海啸一般,向已经快要力竭的张若尘劈下去。他认为,这是最后一击,足以拿下眼前这个年轻无量。

张若尘战意沸腾,向前一步,一拳打出,击中双叉戟。

“轰隆!”

排山倒海的力量,从张若尘拳头中爆发出来,倾泻般的落在定祖身上,将他打得抛飞了出去。

“轰!”

张若尘速度奇快,第二拳打出,破开重重规则神纹,击中定祖胸口。

定祖身上的铠甲,凹陷下去了,身体激射,狠狠的撞在了地面,在地面上拖出一道数百米长的深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