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想到,天姥来得如此之快,包括羌沙克。

黑暗之渊与罗刹神城,相隔不知多少光年,使用空间虫洞和传送阵,都得超过十次,才能跨越。

但,离得更近的虚天、不死血族族长等等地狱界强者还没有到的时候,她却先一步到达。

红衣,白发。

她就像是凭空出现,降临在羌沙克对面,十个元会修行,虽然韶华白首,但看上去依旧非常年轻,惊艳得就像枝头初生的朝阳,没有任何暮气。

白发就那么披散着,像一条条白色溪流,在她身周流动。

红衣是那么的鲜艳,像血染成,但却绝不会让人感觉到刺目和反感。就像秋日的枫叶,冬日的红梅,孤寂而高傲,令人赏心悦目。

年轻时,天姥也曾艳绝天下,美名远播。

但,当一个女子成就足够高之后,就会让推崇者觉得,谈论她的美貌,乃是一种亵渎。

或者说,在他们眼中只会认为,“你也配谈论天姥之美?”

羌沙克看着对面的天姥,在天姥的身后,是雾态茫茫的罗刹神城。城中建筑密集,殿宇只有豆大,很多地方都在燃烧,在崩塌,出现一道道战斗波动。

他能感受到,空间规则正在改变。

规则聚集,就像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一层层涌向他。

羌沙克见过半祖,也见过始祖,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自然能够一眼洞察天姥的修为层次,叹道:“好厉害的空间造诣,你对空间秩序的运用,比那些天圆无缺者都要更强。”

天圆无缺者和不灭无量,皆能感应到空间秩序。

但,想要运用空间秩序,却又是另一个难度。

相较而言,天圆无缺者比不灭无量更容易一些。

天姥便是凭借卓绝的空间秩序运用,每一步都能折叠一片星域空间,才能这么快,降临到此处。

同时,也是凭借空间秩序,压制住羌沙克,使得他无法轻易脱身。

天姥檀口微启,道:“罗祖云山界一战,你是其一,碲是其二,雷罚是其三,魁量皇是其四。其五是谁?我能感应到,祂在时间长河上现身,气息很稀薄,能与空间相融,能在时间中漂游。”

羌沙克心中震动。

哪里想到,相隔如此遥远,她都能感应到刻意掩盖了天机的雷罚天尊。这份感知能力,已不输半祖。

羌沙克哈哈大笑一声,头顶的魔气海洋不断压下,破了天姥的空间秩序压制,道:“何必多费唇舌?你本该明白,本座绝不可能告诉你。”

天姥道:“那么换一个问题,魁量皇是谁?你若说出来,我便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羌沙克心中隐怒,对方不是半祖,却视他为板上鱼肉,做为至上四柱,做为能够在某些时代无敌宇宙的存在,岂能不恨?

但,羌沙克心中很清楚,自己现在绝不是她的对手。

而且地狱界的诸天,正在赶来。

有大欲望和大魄力之人,必有大智慧。

在有机可趁时,能够一往无前。在明知不可为时,亦能急流勇退。

羌沙克手持魔神石柱,体躯巍峨如山,大笑一声:“你感应不到他的真实身份,说明你还不是半祖。不是半祖,本座有何惧?战!”

上方的魔气海洋,忽的,变化成暗红色,有大量血气涌动出来。

无数亡灵在魔气海洋中哭嚎,其中一些亡灵,在呼喊“天姥”的名字。是他们当时快要死的时候,在祈求天姥的庇护。

但这时,魔气云海中,亡灵和血气皆燃烧了起来。

羌沙克全身血脉喷张,双支羊角变成赤红色,逸散一道道天地符纹,狰狞大笑:“知晓这种神通吗?此乃大魔神创出的天尊神通,千灵血煞,是以罗祖云山界众生的魂灵为煞引施展出来。”

羌沙克有意激怒天姥,故意这般说道。

一出手,便是最强攻击。

张若尘感觉到体内的神力消失了,被天姥调遣了回去。

天穹上的二人,威压太可怕,即便有护城神阵的守护,城中的圣境修士,依旧全部跪伏,无法站直身体。

可想而知,若是没有护城神阵,城中大神以下,怕是都得跪拜。

这是气吞山河之势,盖压寰宇之威,是当今之世最强层次人物的较量。

“相比于在幻灭星海,羌沙克的气息,变得更加强横了!”

张若尘心中不免生出担忧,天姥的确威名四方,但,乱古魔神中的至上四柱却是威震古今,是真正的神话人物,可万古留名。

天穹的二人,明明皆是魔。

但,一个狰狞怒目,一个飘然若仙。

由此可见,魔道绝非邪恶之道。

有邪恶的,只是人!

“哗!”

天姥的身后,七十二根魔神石柱显化出来,每一根都如天地神柱,雕像栩栩如生,宛如七十二座柱形世界。

羌沙克哪里想到天姥居然可以衍化七十二柱魔神法相?

但也只是怔住了一瞬,便将千灵血煞打出去。

天姥背负双手,如红色神剑,直迎向千灵血煞。身周,七十二根魔神石柱与她齐飞。

“轰隆隆!”

罗刹神城外,无数星辰震动,空间撕裂出一道道亿里长的裂痕,宛如黑色的虚无长河,纵横密布。

七十二根魔神石柱与千灵血煞一起崩灭,但天姥却丝毫无伤,穿破魔气云海,白色长发如利剑一般飘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