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五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之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苏茜茜板着一张小脸,继续说道:“因为夏星云和李婉君,她们跟唐雪说了什么,唐雪才会突然对我动手的。”

苏小五恍然大悟,“这么说夏星云和李婉君才是罪魁祸首?难怪刚才你们都盯着李婉君看了一眼,就决定留下来了。”

苏茜茜和小软软点了点头。

但是点头之后,小软软一双小眉头却拧成了波浪形,严肃的说道:“但是姐姐,我觉得我们在这里收拾夏星云和李婉君不好,会给秦奶奶添麻烦的。”

苏茜茜也有些苦恼,她刚才看到李婉君,气愤之下,只想给自己报仇,倒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她看向了小软软,“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苏小五立即在旁边出馊主意,“要不我们又扮一次鬼来吓唬吓唬她?”

小软软和苏磊同时鄙视了他一眼,“闹鬼这种事,传开了不搞得秦家人心惶惶啊?”

苏小五挠了挠后脑勺,“那我们怎么办?”

小软软一双冰镇葡萄般水灵灵的漂亮眸子眨巴眨巴。

其实,姐姐的仇应该不用他们报了,秦焕知道某些真相之后,恐怕就不会再因为顾及着唐雪,而只是对李婉君冷处理了。

不过,姐姐既然想要惩罚她们一下的话,那……

她示意哥哥姐姐们凑了过来。

——

另一边,李婉君一直追着秦焕到了秦焕的房间。

她刚想跟秦焕进去,秦焕就“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李婉君愣了一瞬,瘪了瘪嘴,眸子里弥漫上一层委屈的水雾,“秦焕哥哥,我知道雪姨被抓走了,你心里难受,你不理我我也能够理解。

但是,你现在这样,我真的很担心你。”

房间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

李婉君停顿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爸爸妈妈已经在帮忙找关系了,请律师了。你放心,有我爸爸在,你很快就可以去探望雪姨了。

我爸妈也会找最好的律师,一定会打赢官司,不会让雪姨在里面吃太久的苦的。”

里面仍然没有动静,但是李婉君却坚持不懈的用故作温柔的声音说道:“秦焕哥哥,你别自己生闷气了,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都怪姓苏的那一家人,也不知道他们给秦奶奶灌了什么迷魂药,秦奶奶居然连哥哥你的感受都不顾及了,就把雪姨送进了监狱,也太过分了……”

李婉君越说越带入了真情实感。

她都快要被自己感动了,她简直就是最贴心的青梅竹马了,等秦焕哥哥以后想起来她的好,一定会更喜欢她的。

房间内,眉清目秀的少年紧皱着眉头,闭着眼睛,躺在电竞椅上。

整个人像一头压抑着愤怒的小兽。

今天知道的事情,几乎推翻了他之前十六年对唐雪建立起来的所有情感。

也崩塌了他的世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