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紫微帝星真的应在麝月身上,又当如何?”圣人双眸寒意凛然。

魏无涯沉默了一下,才道:“大天师既然推算紫微帝星有七杀辅星辅佐,而圣人也确定秦逍就是七杀辅星,那么自然不能轻易对秦逍下手,否则很可能是自断天命。”看了圣人一眼,低声道:“老奴以为,当务之急,反倒是要让秦逍和公主分开,不可让他二人在一起。”

“分开?”

“不错。”魏无涯道:“让公主尽快回京,待在圣人的身边,如此一来,无论紫微帝星是谁,七杀辅星都会为大唐效命。从今以后,公主和秦逍不再相见,秦逍暂且留在江南,公主身在京都,也就无法相聚。”

圣人微微颔首,道:“江南经过这次动-乱,也需要好好整肃一番了。”

“青衣堂因秦逍而亡,他与公主本该有些嫌隙。”魏无涯轻声道:“若说秦逍帮助公主在苏州平叛,是为国尽忠,那么他替代公主前往杭州,不惜得罪安兴候也要维护杭州世家,老奴以为这其中应该不简单。”

圣人淡淡笑道:“麝月素来善于收买人心,秦逍为官不久,麝月若是对他许以重赏,他也未必不会被收买。”

“圣人,如果是收买秦逍做其他事情,老奴也相信秦逍是被公主收买,但这次的对手是安兴候,秦逍不会不知道安兴候的背景。

”魏无涯缓缓道:“什么样的赏赐,能让秦逍不惜与国相为敌?”

圣人蹙眉道:“你的意思是?”

“秦逍来自西陵,老奴也查明白,秦逍在西陵之时,心中最感激的是一名叫做孟子墨的捕头。”魏无涯声音低沉:“孟子墨对秦逍有救命之恩,而秦逍为人知恩图报,所以对孟子墨一直是充满感激之心。西陵叛乱之际,孟子墨应该死在了樊家之手,所以秦逍与樊家结下了生死大仇。”

圣人点头道:“朕知道。”

“孟子墨死在樊家手里,以秦逍对孟子墨的感情,不可能善罢甘休。”魏无涯看着圣人,面色平静:“他虽然有心报复,但却无计可施。”

圣人立刻明白过来,淡淡笑道:“你是说,麝月给予他承诺,帮他复仇?”

“对朝廷来说,是要收复西陵,但秦逍个人来说,是要亲手除掉樊子期和李陀。”魏无涯嘴角也泛起一丝瘆人的笑意:“如果公主给予他承诺,他定然会竭力帮助公主,双方应该达成了某种协议。”

圣人双臂展开,道:“朕也想收复西陵,可是兵马钱粮从何而来?”

“江南!”

“江南?”圣人冷笑一声:“麝月难道以为她真的可以随意调动江南钱粮?”

“至少秦逍觉得公主有这个实力。”魏无涯缓缓道:“苏州之乱后,公主迅速让秦逍前往杭州,杭州诸多世家被秦逍翻案,这些人对秦逍和公主感恩戴德。如果公主到时候暗示江南世家捐献军费,又向圣人呈奏这些军费是用于收复西陵军资,朝廷又该如何?”

圣人眉头锁起。

李陀割据西陵之后,大唐臣民群情激奋,毕竟这是大唐开国以来最大的耻辱,而天下百姓也自然希望朝廷能够早日出兵收复西陵。

圣人自然也希望将西陵收回大唐,一旦成功,这位君临天下的女帝自然是龙威大振。

但国库空虚,南北两大军团都要应付强敌,根本无力抽调兵马抢粮西出嘉峪关。

如果真如魏无涯所言,江南世家主动捐献资财,用于练兵收复西陵,这对圣人和朝廷来说,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国库空虚,如果江南世家真的愿意捐献军资协助朝廷收复西陵,朕自然不会不答应。”圣人道:“麝月是算准了朕不会反对?”

魏无涯道:“如果公主请旨,圣人答允,秦逍自然会觉得一切都是公主帮他所请,必然对公主心生感激。”顿了一顿,才轻声道:“老奴以为,圣人若要用秦逍,必不能让秦逍对公主存有感激之心。”

圣人若有所思。

“这份人情,朕不会给她。”圣人淡淡道:“收复西陵,是朕的国策,岂是因为麝月三言两语而促成?朕可以率先下旨,令秦逍在江南筹募军资,就地筹建新军。新军可以替代江南三营,镇守在江南,等到时机成熟,再以新军西出嘉峪关。江南世家既然愿意为国效命,朕就给他们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