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眸中微微显出一丝光亮,含笑道:“你是说江南能够迅速转危为安,是因为辅星之故?”

“按照大天师的推算,秦逍是七杀辅星,他来到京都,乃是为了辅佐圣人。”魏无涯缓缓道:“江南叛乱,若是不能及时平定,自然会对朝廷造成巨大的损失。老奴一直以为,公主在苏州遇到这次险境,想要扭转局面那是异常艰难,在短时间内平定叛乱更是几乎没有可能做到。但事实上在秦逍的帮助下,苏州之乱依然平定,所以真要依照命数来说,这次不是公主扭转乾坤,而是秦逍在圣人的庇佑下,让江南转危为安。”

圣人微微颔首,轻笑道:“看来辅星之说,果然是命数。”

“但如果不是命数,那么这次的江南平乱,圣人却不得不提防。”魏无涯轻声道。

圣人一怔,似乎没有明白魏无涯的意思,蹙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有些话老奴本不该说。”魏无涯神情阴鸷,目光凌厉,轻声道:“大天师推算七杀命星抵达京都,而且圣人也几番确认,几乎已经确定秦逍便是七杀辅星,如果事实如此,一切在命数之中,老奴自然是为圣人欢喜,大唐也将昌盛连绵。”顿了顿,眼角微微抬起,看着圣人道:“但圣人是否想过,如果秦逍并不是七杀辅星呢?”

“不是?”圣人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之前有过试探,秦逍符合七杀辅星的特征,否则朕又怎会对他如此器重?”

魏无涯微一沉吟,若有所思。

“老东西,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圣人有些不悦:“不必遮遮掩掩。”

魏无涯想了一下,才道:“老奴对星象之术并不了解,所以不敢妄言。”

“你但说无妨,即使说错了,朕也不会怪你。”圣人靠坐在椅子上,淡淡道:“朕对你怎样,你又不是不明白。”

“秦逍的所作所为,确实如大天师所言,符合七杀辅星之状。”魏无涯缓缓道:“也正因为秦逍身上的特征,圣人才会确定他是七杀辅星。但有没有可能判断错误,七杀辅星另有其人?如果秦逍不是七杀辅星,那么这次江南之乱如此顺利平定,就与七杀辅星的命数无关,反倒是公主和秦逍联手扭转局面。他二人联手一起,有此能力,在老奴看来,未必是什么好事。”

圣人两道修长的柳眉锁起。

“还有一个可能,老奴一直不敢说,乃是大不敬之言,但却并非没有可能。”魏无涯轻叹道。

“什么可能?”

“大天师从星象上推断出,七杀星来到京都,是要辅佐紫微帝星。”魏无涯看着圣人,压低声音道:“如果秦逍是七杀辅星,那么紫微帝星......又是谁?”

圣人脸色顿时沉下去,目光森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奴绝无不敬之心。”魏无涯跪倒在地:“请圣人责罚。”

圣人一只手却已经握成拳头,沉吟良久,终于道:“你起来说话,朕不怪你。”

魏无涯站起身,圣人才问道:“难道你觉得朕不是紫微帝星?”

“在老奴的心中,圣人是大唐皇帝,君临天下,大唐亿兆百姓都是您的子民。”魏无涯低着头,不敢多言。

但圣人何其精明,魏无涯话里的意思,她又如何听不明白。

四下里看了看,确定四周并无人,才低声道:“你是觉得朕的皇位来路不正,所以紫微帝星并不代表朕?”

“如果紫微帝星确实不代表圣人,那么秦逍这颗七杀辅星反倒是大大的祸害。”魏无涯抬起头,凝视圣人道:“七杀辅星未能形成杀破狼命局,便是要与紫微帝星化成紫微七杀局,这样的命局,注定七杀辅星是要辅佐紫微帝星,而不是辅佐其他人。”微顿了顿,才低声道:“此次在江南发生的事情,秦逍辅佐公主身边,迅速平乱,这样的结果,即使是老奴也没有预料到。”

圣人眸中显出寒意,却又隐隐带着一丝骇然:“难道.....你觉得麝月才是紫微帝星?”

“老奴不敢。”魏无涯立刻道:“老奴只是不允许任何威胁到圣人的可能存在。”

圣人沉默着,许久之后才道:“这些话也只有你这条老狗敢和朕说。麝月是李唐血脉,那紫微帝星应在她的身上,也并非没有可能。”微仰起脖子,喃喃道:“如果麝月是帝星,七杀辅星出现是为了辅佐她,那么江南之乱被迅速平定,自然是命数使然。”

“这只是老奴胡乱猜测。”魏无涯肃然道:“圣人登基之后祭过苍天,古往今来,有资格祭祀苍天的只有天子,所以老奴还是相信圣人才是紫微帝星。圣人重用秦逍,也并没有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